一窩蜂信徒

最孤獨的圖書館

在內地河北省秦皇島北的海邊,有一所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圖書館」,它坐落海邊,就像孤單的在海邊守望著甚麼,此圖書館在2015年五月一日開放的半個月,每日都只有數十人來探訪,不過自從五月中一條介紹此圖書館的微博被瘋轉後,這擁有優美海邊大海景的圖書館,就有許多人蜂擁而來,據報導現在一天大約有二千人次參觀此圖書館,從此這所寧靜的圖書館就不再寧靜,而孤獨的圖書館也不再孤獨。

這種「一窩蜂」的情況,除了在內地、在香港會出現之外,其實在聖經中耶穌時代也曾出現:
閱讀全文 一窩蜂信徒

知識的中介者

最近在想,在我成長的階段,除了父母外,有甚麼人影響我最深?在深思後,我有以下的發現:

我的小學時代,學校坐落於九龍城寨旁,並且在飛機的降落機場的航道附近,老師講課時,隨時有飛機經過,飛機發出的聲音令人震耳欲聾,老師會因此暫停講課約一分鐘,待聲音遠去後,他才能繼續。在只聽到飛機聲音的那一分鐘,世界彷彿停了下來,老師不會講課,同學也不會說話,可能有些頑皮的學生會在與身邊同玩耍,而我就多數在呆坐及發白夢。學校環境不是十分好,但在區內卻可算是一所名校,原因是我們有一位好校長,這位常穿著他那灰色西裝外套,在放學的時候,總會微笑的送別我們一班小學生,有時也會與家長傾談,了解學生與家長的需要。校長是當區的區議員,雖然那時不知道區議員是做什麼,但我也知道他會幫助有需要的家庭生活,資助有困難的學生上學。雖然我沒有與校長有甚麼詳談的機會,但他為這貧窮社區的付出,卻深深影響去學習如何幫助有需要的人。
閱讀全文 知識的中介者

牧者的話:2017的期願

今天是大年初九,首先在此恭祝大家靈命日進,天天嘗主恩。

踏入2017年,許多人心裡都很疑惑,全世界彷彿充滿著不確定的氣氛:在美國有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總統上任,在歐洲有極右思想的湧現,各地仍有大大小小的恐襲的威脅,在香港不知誰會當選行政長官;2017的空氣彷彿就像北方的霧霾,我們對這一年的前路完全看不清。

在初信主時,筆者很想上帝會差派一位先知,期望他可以告訴我這一年應該怎樣行,可以怎樣作決定,就像以色列人去爭戰時,去求問耶和華,可以知道這場爭戰能否勝利,然後才出兵打仗,省卻不少的功夫。今天回想起來,我們是否也可以求問神:我們好不好買這層樓?去不去某處打工?這項投資能否獲利?參選特首能否勝出?
閱讀全文 牧者的話:2017的期願

食與情的連繫・我們與主的聯合

在去年,沙角商場新開了一間粥舖,每當學生放假或考試,不用與學生一起食飯時,筆者也喜歡與同工們前往用膳--艇仔粥、炸兩,總是必吃的食物;因著這間舖頭的出現,這才勾起自己對艇仔粥及炸兩的記憶與懷念。

味道,總會帶著回憶,當在這間店舖吃著艇仔粥時,不其然就令我想起在九龍城的「添財記」,想起以往,有一段時期在九龍城堂主日崇拜後,總會走到那裡吃飯,在當時,必吃的食物就是艇仔粥與炸兩。
閱讀全文 食與情的連繫・我們與主的聯合

健步

弟弟住在唐樓的五樓,那唐樓沒有電梯,每次去他的家總要步行上五層樓,記得兩年前我們一家上他家的天台燒烤,上去時總覺十分辛苦,上兩三層就想停下來休息,這不爽的經歷,就成為去他家的心理障礙。

今年的新春,我們一家人又再相約到他家相聚,起初我心裡也在盤算是否會又很辛苦才上到去,但今次竟然會輕鬆的到達,而且我還將車泊在他樓下的咪錶位,燒烤期間我更兩次的到樓下入咪錶,此刻我就感受到,每天健步的幫助。
閱讀全文 健步

牧者的話:我是學生

某日在博康邨的大排檔與四位學生們午膳,我們由A 至 G餐中選出合心水的午餐,這時負責「落單」的店員「阿姐」來到,並且熟練的寫下我們的選擇,跟著她向著我說:「你不是學生吧!」其實我在這大排檔用膳的日子也不短了,他們也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阿姐」這樣說,不是要再次確認我是不是學生,而是反過來想表達學生是有學生價的。說時遲那時快,「阿姐」未等待我回覆,已快速地在單上寫一個「正常」的價錢,及四個「學生價」。

之後,我想到有關「學生」,這個我曾經擁有的身分。
閱讀全文 牧者的話:我是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