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步

弟弟住在唐樓的五樓,那唐樓沒有電梯,每次去他的家總要步行上五層樓,記得兩年前我們一家上他家的天台燒烤,上去時總覺十分辛苦,上兩三層就想停下來休息,這不爽的經歷,就成為去他家的心理障礙。

今年的新春,我們一家人又再相約到他家相聚,起初我心裡也在盤算是否會又很辛苦才上到去,但今次竟然會輕鬆的到達,而且我還將車泊在他樓下的咪錶位,燒烤期間我更兩次的到樓下入咪錶,此刻我就感受到,每天健步的幫助。
繼續閱讀 “健步"

牧者的話:我是學生

某日在博康邨的大排檔與四位學生們午膳,我們由A 至 G餐中選出合心水的午餐,這時負責「落單」的店員「阿姐」來到,並且熟練的寫下我們的選擇,跟著她向著我說:「你不是學生吧!」其實我在這大排檔用膳的日子也不短了,他們也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阿姐」這樣說,不是要再次確認我是不是學生,而是反過來想表達學生是有學生價的。說時遲那時快,「阿姐」未等待我回覆,已快速地在單上寫一個「正常」的價錢,及四個「學生價」。

之後,我想到有關「學生」,這個我曾經擁有的身分。
繼續閱讀 “牧者的話:我是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