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青少年人的同行者

前星期在看明珠台一齣劇集叫《醫神》(House),那一集說到有一個人因為腦部受到撞擊,令到他的右腦完全癱瘓,雖然如此,這個人仍然可以活動自如,只是失去某些認知功能,原來這個人在腦部受到撞擊後,他的腦部功能區重新安排,令到這個人能得到基本的功能。

以上所說的只是劇集的情節,是否屬實真的要請教腦科醫生才能清楚。

人的腦部是充滿神秘的器官,人類不能完全去了解它,當了解它多一點時,我們又對人類認知多一點。最近閱讀了一本有青少年的書藉,內裡說到青少年某些的表現與他們的腦部發展有著很大的關係。

「反抗、情緒、偏差及不成熟,一直是『青少年』的代名詞。過去的心理學家,把這些青少年的問題,都歸咎於賀爾蒙的變化。近年美國馬蘭州貝塞斯達市「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中心」的研究,發現青少年容易情緒激動,喜歡追求刺激,不顧後果的冒險是受到腦部發展的影響。其中一位科學家Elizabeth Sowell說:『科學家以及一般大眾過去都將青少年所做的不當決定歸因於賀爾蒙變化。不過,我們一旦開始測繪腦部何處何時發生變化,就會發現到,甚麼!原來讓青少年更負責任的那個腦部區域還沒有發育。』

「我們常從報章雜誌看到青少年總是走在危險邊緣,這原因與腦部的成長有關聯。由於他們腦部中那塊負責對危險、衝動行為的控制區域仍未成熟,很容易產生問題。」

當看到這段文字後,筆者對青少年人多了一份了解及體諒,明白他們作出衝動行為的原因,更了解為何他們常常令人激氣而且「講極都唔明!」原來他們根本不理解。那本書的作者跟著又為青少年作出如此的比喻,「這就像是發動了汽車的引擎,郤沒有熟練技術的駕駛掌控方向盤。」青少年人正在做一些危險的事情,所以他們需要同行者(如:團契導師),同行者的出現對他們十分重要,因為同行者可以在他們身旁扶他一把,穩定他們的方向盤。

你願意作他們的同行者嗎?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三)

…續前

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今天是教會camp的第一天,主題是「九十年代的城基」,回想這個camp開始接受報名時,沒有太多人報名,到了差不多要截止了,但仍未滿額,這正反映出教會中的弟兄姊妹是比較慢熱的,也比較被動的,這可解答為何他們在最初用這樣的方式來「歡迎」我們。

當然這只很片面的看法,要更深的認識的是需要時間及對教會的投入,像今次參加教會camp就希望更加認識教會中的弟兄姊妹。

(後按:這次camp後,教會就開始開設分堂,也是我現正事奉的博康堂。)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今天又是教會的籃球比賽了,這教會對籃球的熱情也相當熱切,今天的比賽是以諾對迦南,及松柏對加利利,也不用多說,當然是以諾勝出啦。

我相信辦這樣的比賽,除了有益身心外,也能使我們以諾團的團友能更加認識其他團契的團友。

最後,在這裡希望以諾團的團友能更投入教會,而其他團契的團友可以更開放自己,我深信這樣才使弟兄姊妹們有更溫暖及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