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

七月一日,本來是慶祝香港回歸的日子,七年前,原本我有機會到美國受訓制作「耶穌傳」工作,但就是因為訓練的日期正橫跨了回歸的日子,所以我放棄,因為我期待回歸,我也重視它。

不過,今天是回歸的七周年,我覺得七一成為了市民上街宣示對政府不滿的日子,老實說,若不是今天要預備講章,我早就出了去遊行。我是為到老師們的壓力遊行,也為到政府對辦學團體的不信任遊行,更為到政府的管治無方而遊行。

不過,我始終沒有出席,我將這些不滿放在上帝面前,由上帝施行公義。

今天我雖然沒有去遊行,但我整天都留意電視的報導,竟然今年也有五十三萬人上街,實在佩服在那麼的熱的日子在街上施行的人,這更表現出他們的決心。在留意有關施行的報導,我也看到一些有趣的報導(引自tvb.com):

 連北京也講問責,香港的官員又如何?

北 京確認今年四月,沙士爆發的感染源頭,是中國疾控中心的實驗室。新華社引述生部消息報道,當局確認為重大責任事故,疾控中心五人受到處理,其中主任李立明引咎辭職。

經濟好轉,但這消息比不上人們上街的新聞:

美 國加息四分一厘後,本港銀行界預期,有機會輕微調高,「紅簿仔」的儲蓄存款息率。

連中聯辦都不談回歸,只談遊行

中 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官員表示,港人在民主發展步伐上,可有各種各樣看法,但要溝通,就必須擁護一國兩制。而原基本法起草委員,許崇德表示,遊行的人數顯示港人,仍有很多不滿。

七一是一個值得記念及為香港祝禱的日子!

在〈七一〉中有 1 則留言

  1. 有電腦幾好,我們能在此相遇;今天我沒有遊行(怕灑),但每次看著董生頭髮花白,我就想他可能不是一位好領袖,但我佩服他肯面對六百萬人問責的勇氣,我想是否一轉換特首就可以令港人走出困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