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實習

經過了一星期在正生會的實習,與一班可愛的年青戒毒者生活了數日,心裡為著他們每一人感恩,因為他們在毒海中有機會找到神,而且他們那忍耐、順服的心實在值得我們去學習;所以雖然是辛苦,但我也很懷念及享受與他們共聚的日子。
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開始了五個星期在籃球體育事工的實習,又是新鮮及富挑戰性的開始!

差傳體驗日誌(五)

日期:二千年四月十七日(星期一)

地點:重慶大廈地下十九號Lahore餐廳

今次的體驗因為其他原本同行的同學已做滿四次,所以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學一起去探訪他們,今次探訪有兩個目的:一)是歸還Riyaz 在上次借給我的磁片(他上次借給我看他的設計);二)盼望能和Riyaz 及 Kamal-Deen 更深入溝通及有機會向他傳福音。

india.jpg不過今次的探訪最初是失敗的,因為當我們去到那間快餐店時,Kamal-Deen 跟他的哥哥都忙著,而Riyaz又不在,他們並不如上次的熱誠招呼我們,我們在位子等了很久他才來給我們點食物,我點了一些小食後,他又走開了,起初我很不是味兒,因為他似乎冷落了我們,我們在等呀等,來了的食物已差不多吃完了,我才有機會去跟他談談,此時我才發覺,他們的相處特色是若跟你相熟,他就不會積極的應酬你,因為平時我也看到他們的朋友常常來到他的快餐店,但他們會不理睬他的。而且今次他們的樣子好像是很疲倦的,所以他的冷淡是可以理解的。於是我很快的問他Riyaz 在哪裡,並道明今次的來意是歸還他的磁片給他;他很快的給我打電話給Riyaz ,而Riyaz 也很快的從工場處下來,Riyaz 也看來很疲倦似的,而事實上他在前一天剛從大陸做生意回港,他的疲倦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跟他談了幾句,他就說要趕著回到工場幫手。

其實今次的氣氛並不那麼好,而我也想著要放棄了,反正是最後一次,這時交功課的心理又出來了,草草了事也沒所謂。但上帝憐憫我及他們。我來之前我預備了我的即影即有相機,預備當我們談得好好時可以跟他們拍照;但事實上,今次並沒有談到甚麼,再因為怕他們不喜歡,我爭扎了許久才拿出相機;但當我鼓起勇氣拿出我的即影即有的相機,說要跟他們相照時,整個氣氛就完全不同了,他們似乎很樂意跟我們拍照,而且他們對我的相機特別有興趣,連隔鄰店舖的人也來看看,最特別是Kamal-Deen,他看到我相機,他就眼前一亮,而且毫不客氣的要求跟他拍一幅半身的個人照片,好讓他寄回老家。這時我才明白,他這麼不客氣,他真的當我們是朋友了。一時間店舖裡充滿了歡樂熱鬧的氣氛,我們大多指著相片說說笑笑,與之前的死寂剛剛相反。想不到,這相機的出現帶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完全是我意料之外,也感謝神的工作;而Riyaz 也自動多留一會跟我談,而且我們也互相交換電話給對方,他也期望將來有機會再分享及見面,我也相信我們已成為朋友,不過我反而擔心自己能否實行自己「再找他」的承諾。

總結

其實,今次的宣教體驗,最初是抱著交功課的心態是做,再加上功課的壓力,所以很想放棄,做了兩三次便算;但感謝主,原來我發覺正如詠恩所說,四次的體驗是不夠的,因為在第三四次才是真正友誼的開始;感謝主,叫我能因著這次功課能得著一段與回教徒的友誼,而且所面對的群體並不是我「有負擔」的黑人,而是我最初不想去愛的印度人,這是我想也沒想過的。我也看到香港實在有許多不國藉的人,他們遠道而來這人生路不熟的城市,他們可能有他們的社區,原來我在香港生活了三十年,從來沒有理解及關心過他們,求主憐憫我們及他們在福音上的需要。

後記

在寫完這篇分享後,Riyaz 竟然主動的打電話給我,令到我很意外,這位年青人打電話給我時,他說他要上大陸,而且問我們何時會探望他,我說待我們考完試我們會再找他談談,可見這位我們在這印度人中已建立了一份小小的友誼,感謝主。盼望再有機會跟他分享福音。

差傳體驗日誌(四)

日期:二千年四月十日(星期一)

地點:重慶大廈地下十九號Lahore

今天我們再去到那間小食店,我們又再見到那年青人Riyaz,還有廚房裡工作的老伯Kamal-Deen
他哥哥,今天店裡有很多人,他們各人都忙著;照以往的經驗,他們在忙著的時候是不會回答問題,而那年青人又忙著送外賣,於是我們只好乖乖的坐著;他們不時
會跟我們聊幾句,不過很快他們就要忙著幹活;時間不斷的過去,我們叫了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而店裡的人沒有減少的蹟象,我們也決定要走了,當我們結完帳
時,神蹟出現了,那年青人回來了,店裡的人也跑了大半,於是我把握機會開始跟
Kamal-Deen
談了一會(他好像特別喜歡跟我交談)。

之後Riyaz走過來,他主動的分享,關心我們為甚麼這麼久也不來,我們告訴他,因為有人病了,但我們說天父看顧我們;我們很快就談到信仰,但他只相信耶穌是先知,而且他最拒絕再談,只很有禮貌的說:”you
have your way, I have my way”
,但我們回應,”it
is not our way, it is God’s Way.”
盼望他能真的了解。不過我們還保持著友好的氣氛;之後,他說那些薄餅是他在樓上做的,我就很快的問他可否到樓上看看,他答應了。

感謝主的開路,我們可以參觀他的工場及宿舍,他們的地方很大,全層都是他們的,可以看出Riyaz是很富裕的,他也告訴我們他祖父是在香港當醫生的,不過他在香港很寂寞,他說他在香港沒有朋友,我們是他第一批香港朋友。我們安慰他並說上帝會賜福他的生意及身體,他也樂意的接受。最後我們交換了電郵及名字,我們就離開了,他也期下星期再見到我們,我也期望再見到他。

差傳體驗日誌(三)

日期:二千年三月二十日(星期一)

地點:重慶大廈地下十九號Lahore餐廳

今次的體驗,我們繼續跟那年青人分享,原來他叫Riyaz,廿二歲,他只來了香港半年,他是來做生意的,常常要來回大陸,而這間店子是他祖父的產業,他預計只留在香港一年,另外,他講了更多他在印度的生活。

今次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平時不大出聲的那位在廚房工作的老伯,他似乎對我特別有興趣,他主動的用他的半鹹半淡的廣東話跟我傾談,他介紹了自己,原來他叫Kamal-Deen (讀作Kamal-Chi);他有時用英文,有時用廣東話,很有趣。他主動的要我估計他年紀有多大,原來他已經有五十多歲,來了香港二十年,他為了證明他的年歲,還主動地將他的身份證拿給我看!我很驚訝,因為我也算是一個陌生人,他竟然將他的私隱給我看。

之後我們談到婚姻,原來他是二十二歲結婚的,通常印度人都是很早結婚的,所以當他知道我三十歲仍未結婚時,他還取笑我呢。

今天,Kamal-Deen還首次表露他的信仰,他們都是回教徒,普遍在店裡,他跟客人都是以阿拉伯文來溝通,因為每一個回教徒都懂得阿拉伯文的。原來他一早就知道我們是基督徒,可能是從我們的飯前禱告觀察到吧。雖然我們有談到信仰,但可惜並沒有時間斷續分享。

差傳體驗日誌(二)

日期:二千年三月六日(星期一)

地點:重慶大廈地下

過了一星期,感謝神,我的機會來了,今次我決定不再執著去找黑人分享,我約了另外的同學,到重慶大廈地下的一間印度人開的回教小食店(叫Lahore)去吃東西,當然還有跟店裡的人分享。那小小的店裡(只有約八十多平方尺),有四個店員,有一位年青人是收銀的,一位少年人送外賣,還有兩位在廚房的五十多歲的老伯。

那是一間售回教食品的小食店,而內裡工作的人大都是印度人,來店裡的有些是印度人,有些是黑人。店裡的牆壁正掛著印有阿拉伯文的海報及回教祈禱的每日時間表。我們找了位子然後叫了一些薄餅,之後就和一位年青人傾談,他談了許關於印度的事情及故事,不過都是東說說西說說沒有太多的話題,大家都不想讓對方知道太多似的。

在完了這次的體驗之後,我發覺我皮膚因為那些食物而敏感,身體多了一些很痕癢的小紅疹,不過感謝神過了一兩日就退了。這樣我才體驗宣教士面對水土不服的心情。

差傳體驗日誌(一)

日期:二零零零年二月廿七日(星期日)
地點:尖沙咀文化中心旁(行區祈禱)

今天開始了行區禱告,平時很少禮拜天下午到尖沙咀,今天才發覺文化中心旁的鐘樓下,分佈了一組組的男女,女的坐下,男的大多都在站著;女的大多是菲律賓人及印尼人(從他們的食物及說話可以知道),而男的大多是巴基斯坦及印度人,不過間中會發覺有一些菲律賓男子。當我置身其中,我就彷彿身在異地,因為他們所說的語言沒有一個音是我所熟識的。

於是我開始禱告,但我發覺我並不能用心的去禱告,我發覺我並不去愛他們,我就如其他一般的香港人一樣,一樣的對他們有歧視;所以我首先去為自己去禱告,求神能改變自己的心亦能教導自己怎樣去為他們去祈禱,之後就能慢慢的就能為他們禱告了;不過,其實我的負擔不是他們,我的負擔是非洲人,所以,我又禱告求神給我一些非洲人,最初我只見到一些遊客,但之後當我來到海旁時,給我遇上一班非洲人(從他們的衣著可以看出,不是來自美國的黑人)。

我禱告後就跟其中一個人談了,他是來自尼日利亞的,他是來做生意,只留在香港三個星期,我跟他談了許多的事情,並發覺他也是基督徒。他分享到原來尼日利亞有許多人來香港做成衣買賣的,他們在香港不敢吃太多也不敢住得太好,因為香港的消費太高了,他們跟本負擔不起;而且他更分享到作為一個黑人,如何在香港受到的冷眼。我們談了一會,我就繼續我的禱告之旅了。

生在這中國人的香港社會,我們會常常面對一些其他國家的人;但今天我才察覺原來香港人是多麼的看不起這班有特別膚色的人,我作為一個香港文化中成長的人,少不免也受著這文化影響;而「如何去愛他們?」就成為我要去學的課題。我又想到,我能否去愛那些巴基斯坦或印度的人,我禱告求神給我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