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齊受浸

昨日是爸媽的受浸的日子,我看見父母也很開心,而我當然也開心,而且也充滿感恩。感恩是上帝應允我多年的祈禱,當然也是一個向人的見證: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以下是我昨日向同學所分享的電郵:

各位同學:

看了鍾媽的分享後,也想分享我的感受!

謝謝各位一路以來的代禱,我的爸媽今天已經受浸了,今天他們實在開心,當然我同樣開心,我想小琪及阿歡看到(在此多謝小琪及阿歡的蒞臨)。

其實,我想也沒想今天的情景,父母不但信主而且受浸,而事實上,從父親在去年七月被發現有癌症,信主及今天的受浸,也只不過是數個月的時間;這五個月有傷心,有憂慮,也有釋放,更有歡笑,以及驚喜。正如我所分享的講道,詩136,(不知大家仍否記得否)上帝是獨行奇事的神,祂的工作實在奇妙,超乎我們的想像及理解。當我們以為癌症的出現是苦痛時,但上帝所預備的是永遠的生命,並滿足我多年的期望,所以這完全是上帝的恩典。所以我要讚美那賜生命之主: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你們要稱謝萬神之神,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你們要稱謝萬主之主,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稱謝那獨行大奇事的,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136:1-4)

所以鍾媽,keep on pray for your brother. 上帝的時間及恩典也會來臨。

盼望能彼此勸勉!

明輝

是的,上帝是獨行奇事的神,縱然人不可信,他仍然是可信的;上帝的恩也每日與我們同在,上帝的恩典是永不改變的。

天父,感謝你的不斷的賜恩,也求你叫我爸媽在你裡面能夠成長!

爸爸信主!

爸爸在七月尾證實患了第二期的肝癌,醫生說因為他的肝臟不大好,所以不會替他做手術以及化療,若甚麼也不做,他應該只有年半至兩年的壽命。爸爸在最初兩星期的心情都不甚好,但雖然他的口邊常提到「死了也沒有所謂」,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在人眼中是盡頭,但這就是上帝的出路。

在八月十四日,因著我牧師及一位會友來探訪及傳福音,我爸爸奇妙的流著淚信主,這是我一生人第二次看到我爸爸流淚,也是我想不到的。

上海之旅

終於完成艱苦的一個學期,這學期是我這兩年的神學生涯中最難過的,好不容易才在去上海前完成所有的功課。
在9/6至13/6,我跟中神的老師及同學到了上海、廈門及福洲,去參觀當地的三自教會,此行獲益良多,我也將同學給拍的照片放在這裡

在五月尾,我也在禮賢會開始了全職實習,盼望在這六星期能夠大大的經歷神。

神學開學了

這個星期又開學了,今個學期我總共修了五科,其中以講道學最為興奮,因為上了第一堂已有不少的反省了。

禮賢會實習

終於考完試並且開始放聖誕假,不過在聖誕的日子,仍然要實習,而且禮賢會的活動比較多,所以仍然是忙碌。

附上我在禮賢會的相片,我要做導師的團契-迦南團

死裡逃生

在12/11/2000一件交通意外發生在我身上….

crashed.jpg
在12/11,星期日,我乘坐我同學駕駛的車前座的位置,當時正在青山公路往屯門方向,就在近一個路口前,有一輛私家車在路突然駛出,我們的房車閃避不
及,我身旁的車身撞向那輛車的車頭,我們的房車就衝向對面線,然後衝上行人路,擦著山坡然後才停下。

我本想趕快的逃離那房車,但我身旁的門又打不開,用盡各樣的方法也打不開,想打開後排的門又打不開,結果有一位從對面樓盤的經紀替我們打開了後排的門,我們才能離開。

當一離開那輛車,我赫然發現那輛車的破壞程度遠超過我想像,雖然那輛車全然報銷,但我除了心口有少少痛外,我跟我的同學是絲毫無損的,之後經過醫生的檢
查,發覺我只是肌肉受傷,(就像打波給人「批掙」一般);連那位救我們的經紀都驚訝:「你真是夠硬淨,那輛車這麼爛法,你都無事!」這不是神的保守還有其
他原因嗎?

我的同學告訴我,其實當時是有輛巴士向我迎面而來的,若那輛巴士早來數秒,我們早已歸西了,這是我第一次與死亡這麼接近…..
若不是神的思典叫我仍然活著,我就不能在此分享了,所以我這兩日常提醒自己,我是應該死了的…..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章20-21節)

暑期之後

不知不覺,暑期實習已經完成了,很快又要開學了,真的不拾得這暑假,因為今年的暑期雖很辛苦,但也同樣的精采,有活力十足的籃球體育事工實習,以及令我心 掛掛的正生書院,老實說,我實在不捨得這班的少年人,因為他們雖然是吸毒,但我看到天父實在是愛他們,不過沒辦法了,我要專心的預備開學,不得不暫時離別 他們了。

在新的學年中,我將會到禮賢會香港堂實習,這將會是另一個大挑戰,實習開始的日期是九月二日,請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