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期待的…

在暑期中,除了營會以外,我最期待的團契週會就是沙灘週了,故明思意,沙灘週就是團契一同去沙灘暢泳一番。

今天AGIOS團又來到去年的沙灘週地點:黃金海灘,為甚麼山長水遠都要來黃金海灘?原因就是那裡可以打沙灘排球,不知何故,AGIOS的團友特別喜歡打排球,男又有,女的也有,反而打籃球就比較少。所以到黃金海灘可以滿足打排球的團友,又可滿足喜歡游泳的團友。

昨晚突如其來的行雷閃電、風雨交加,令到團友們都非常擔心不能如期舉行,他們紛紛在MSN中說:「行雷呀,點算!?」等的說話,我因為不在電腦前,所以沒有一一回答,我只是我MSN的info留言:「明天8:30見,不會落雨的。」當有人再問我怎麼知道不會下雨時,我就回應祈禱後,一切看神。那時,我對明天能如期出發是有很大的信心,這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但禱告中有信心就是了,這經驗也試過多次。

結果神給我們很好的天氣,一去到海灘,我也與團友們一同為到神的工作感恩,我知道神透過這些經歷向他們說話,生命才漸漸的改變。

下午回到教會後,我與導師們就一起查經。這些查經是一個月一次,不是為團契的查經而設,而是為導師們的生命而設,我們正在查考提摩太前書。

之後,我與幾個大約十個團友去了一個團友家BBQ,他住在馬鞍山的村屋。在傾談間,他們有幾個分享這個暑期十分充實,他們有幾個人在暑期中跟了一位在突破工作的導師,到突破青年村做義工的工作,他們的工作可能是鎖碎,但是他們都說比起在家裡打機都來得充實及有意義,最重要他們能學習許多寶貴的東西(學習與人相處、一間機構的運作、基督徒的事奉是甚麼一回事等),作為一個升中三的同學,這樣的經歷對他們來說特別寶貴。最近他們更參加了突破的一個攝錄比賽,我看到他們的認真及付出,實在叫人感動。

感謝天父給我一日的空間與他們相處了一整天,看到他們的成長。

在暑期中,我最期待的團契週會就是沙灘週了。

在生命中。我最期待的就是神在人身上所帶來的改變及成長。

用心服事的導師

昨日來到大衛團的營會,因為工作的關係,人數不是太多,只有二十多人參與.
這是營會由訂營地及內容都是在一個月完成,可算是教會的一項記錄.
今次的營地是上個月學校夏令營的地方,是長洲某天主教青年營;自從上次去完,我發覺此營地比之前差了很多,特別是食物質素上,其實我已經是要求不高的人,但是連我也不能接受時,可想而知其質素去到那裡.當然還有住宿及個別職員的問題,記得上次令到負責老師十分勞氣.
想不到在無可選擇下,今次又要再來,不過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在團友面前批評營地,免得他們只懂投訴,不懂感恩.

今次有另一個團體與我們一起使用營地,他們是小學五六級的學生,大約有五六十人,這是一個由一間私人語言服務中心舉辦的英文營,由五六個ABC,再加一個老師負責.
我們在吃飯時,跟這班學生有傾有講,細問下,原來這四日三夜的營會,他們的營費是每人一千六百大元,我聽到後我真的被嚇得目定口呆(就是年青常說o咀).我心想他們家長真的捨得用錢在他們身上,我不知他們所教的內容是如何,但是從一個吃飯後的情況,我們可以了解這班導師的質素是如何.
在飯後這班學生就在等洗碗(因為廚房太細,而導師又堅持自己枱的人要洗自己的碗筷,原本是六時吃的晚飯,他們要等到七時十五分才輪他們洗(因為其他組洗得太慢了),而就在等的其間,我們又跟這班學生傾了一會,就在這時他們的導師們竟然拿出啤牌來自己玩,而營友呢?就在苦苦的等待.
若是我們所帶的營會,導師們心用這機會跟營友多溝通.這時我就明白了,一個關注人生命的導師與只關注其營會PROGRAMME的不同,一個接受神使命的生命義工與一個在商業機構受聘的僱工是何等不同.
在我們當中有一位導師我們學校的英文教師,在過去的暑期她也與幾位外藉老師及本地學生為升中一的學生也有類似的幾日課程,她看這情況也無言以對.

我實在為到各個在神裡為到一班年青的小伙子而無條件付出的導師獻上感恩,也為他們報以最高的敬意!

最後的營會

明天又要入營會,那是我在暑假內第四個營會,也是最後的一個,同樣也是最輕鬆的一個,因為這個團契的團友已經是大專生了,他們也有足成熟了,而我在營會沒有任何職位,不像之前的事事要跟進。

完了這個營會,我由五月尾開始的忙碌可以說是告一段落,出了營會後,我隨時會跟姊姊一家及媽媽到珠海有三天的旅行,而再下星期就是我一個星期的暑假,之後又要忙於開學的新工作了。
我現在也十分期待九月的來臨,因為九月又是教會每兩年開一個新團契之期,感謝主今年有一位會友進入學校教宗教,而她將會是新團契的導師之一,雖然新團契的方向及內容仍未清晰,不過我所期待的不單是新團契的出現,我所期待的是神如何在我們中間工作。

青少年崇拜的再思

今天是四次青少年崇拜試辦的最後一次,下一個月起,我們教會就會每逢每個月的第二及第四個星期六下午有青少年崇拜。

經過四次後,我覺得需要在此再次的提醒自己,為甚麼要花那麼多精神、心力與時間去搞青少年崇拜:

1.     讓團友們在年青時學習怎樣去敬拜神:我相信人出生就對神靈產生一種畏懼的心,問題是對象是否正確,一個以聖經為基礎的敬拜可以讓年青人對上帝的了解多一點點,從而學習怎樣正確的敬拜。

2.    我期望神在敬拜中與他們相遇並改變他們:若他們真心的敬拜,我知道神必讓他們與祂相遇,祂們對神屬性有更多的經歷,最終能影響他們在生活上對罪的敏感度。

3.    更切合時代及實際的需要:現今要求年青人在主日回來並不容易,因為大多數的家庭也會選擇周日做family Day,而且父母並不期望每星期有兩天回到教會,所以一些在神裡成長得很好而且又很乖的團友,他們不能有「完整」的教會生活,所以周六的青少年崇拜可以讓他們一嘗敬拜上帝的甘甜。

4.    讓年青學習帶領敬拜及事奉:青少年崇拜,故明思意當然事奉的人也是青少年,要讓青少年在主日帶領敬拜並不易容,但是青少年崇拜可以讓他們學習帶領敬拜、做司琴、司他、鼓手、電腦操作等的事奉,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成長的機會。

5.    更容易讓青少年投入的敬拜:雖然我們的主日崇拜也非常之現代,不過有時一個中一二的學生來到,無論唱詩、講道都令到他們感到吃力,所以一次令他們儆醒的敬拜、一篇切合他們需要又長短適中的講道,就讓他們得著益處。

6.    有助小組化的進行:其實青少年崇拜的推行是因為團契的小組化的推行,群體的敬拜以及小組內的相交是一個銀子的兩面,是同樣重要,不過也是互相補足的。

7.     高舉上帝: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敬拜上帝,所以敬拜沒有其他原因,就是單單高上帝!

想不到一下子會想到七項,可以之後會想到更多,又或者有讀者會想到更多,無論如何,我是享受與年青人一齊的敬拜,就像今天我所帶領的敬拜中,我同樣享受。

寫到這裡,要檢討的事也有不少,這要開會的時候再詳細跟進。

Blog 的重修

趁著今天補假,我就重修我的札記,包括upgrade到2.04、換了theme、解決了不能發comments的問題、寫回26/7起的札記。

大家記得要由26/7起,看看我在海南省的經歷!

見證

被一個從不看她的blog 的同學點了,又是一個blog tag…

本來不想玩,但又看見發起人能夠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所以才支持下!

那個tag是要人在blog 中分享自己的見證,它沒有註明是甚麼見證,我想是得救見證吧。

不過得救見證就要找找,蒙召見證也可以看一看!

出自我的蒙召見證
前言

我相信神的呼召是不斷的,所以在這裡,我會分享我在未全職事奉前的呼召及事奉後神的引導及引證。

一切由理工說起…

我是在一九八九年進入理工學院,在進入理工不久,我就加入了學園傳道會,在這屬靈運動中,我開始去體會傳福音及造就門徒的重要,當我越傳福音我就越發覺這世界需要福音,這就是我全職事奉的起頭。

在九零年教會的營會中,在一個晚會裡,講員向我們分享普世福音的需要,我那一晚我感到這福音的迫切,去奉獻事奉神是理所當然的,我就在當晚立志若主願意我就全職的事奉祂。 從這時候開始,我就專心的去尋求神的心意。我向神禱告:『不論我神要我往那裡去,我也會去,求你指引我的路。並且能夠榮耀你。』

在 這段日子,我也不斷地傳福音及造就其他人,在自己的班內,我去和一班的同學查經,我也鼓勵他們去向班內的同學傳福音,感謝主,祂不斷的將得救的人數加給我 們,記得在入學時我們班內只有不多於三分之一是基督徒,但在我們在畢業時有大約三約分之二已成為基督徒;一個又一個的同學相信耶穌基督令我發現神也會使用 我這不善於言辭的人去叫人相信基督。

在我大學二年級的靈修中,神不斷的透過聖經叫我看到福音的需要,而且從亞伯拉罕的生命中,更了解到神要我成為別人的祝福。

呼召?

就 在我大學二年級的一個營會內,在一個晚會中,神的呼召來到,當講員分享到禾場的需要時,我心覺得很迫切,神要我成為全職的工人去收割,因為講員分享到「你 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 4:35);但我心裡很爭扎,因為我若全職的事奉神,我怎樣向父母交待?我真的願意放下物質的生活嗎?但就在那一刻我想到在半年前的一次傳福音經歷: 那次我到一個公共屋村傳福音,到了一個單位時,我遇到了一位年老的師母,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經歷,她雖然是年老,但她仍然對神有信心,她的兒子雖然不在她身 邊,郤為到他們成為宣教士在遠方宣教而感謝神,最後她分享了一句聖經金句:「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裡,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 4:19)她相信神所預備的是最好的,神也會充足供應事奉祂的人。

當想到這裡,我就無話可說了,既然神會供應及預備我所需,我還在等甚麼?結果,我就憑信心的願意成為全職的工人了。但我當時是有些小信的,因為我仍然懷疑神的呼召是否真實,所以我求神給我更更多的引證,特別是在神的供應上。

神的供應

在大專三年級,因為自己沒有替別人補習,而家庭又經濟不好,沒有太多的零用錢給我,我在這一年也只有靠暑期工所賺回來的錢過活,生活有時都彼艱苦,不過就因為這樣,我經歷了神供應的日子。

而 最深刻是在某個主日,在主日學前,我栽培一位初信者,我跟他分享神如何在我缺乏時供應我的需要;之後他在主日學中向他的老師分享了我的需要;在崇拜後,那 位老師竟然給了我一些金錢,事實上,那一日我連吃飯的錢也沒有,我還沒有跟別人分享今天的需要,神就奇妙地供應我的需用。再在這段日子,我從以利亞先知身 上學習到順服及神的供應是充足及及時的,這也是神呼召的其中一個引證。

但在三年級,我也想過不如畢業後三年才全職事奉,但從聖經中,神有許多催迫及責備,叫我不得不在畢業後就全職事奉了。

在學園傳道會裡

在畢業後,我加入了學園傳道會作全職的工人,我所作的是在校園中傳福音及造就人的工作,在這些年來神的供仍是沒有斷絕。

學 園傳道會是要自籌薪金的,記得在我第一年的事奉中,有一次不知何解那一個月我的薪金只有二百一十元(只那次是這麼少,以後也沒有了),當我收到那筆錢時, 我就哈哈大笑,因為神使我明白一件事,就是祂叫貧窮的變為富足,因為那一個月剛剛有一位親戚去世,我得到了一筆遺產,那時我也不知為甚麼神會給我這筆錢, 就在這時,我知道了,這是神及時及豐足的供應,所以我也欣然接受了這筆金錢。

讀神學?

在加入學園傳道會時,我已計劃了四年後讀神學,但因為工作很忙,根本不能放下工作去讀神學,我覺得讀神學總會幫助我去明白聖經更多,了解神更多,而且更可以幫助我去做造就門徒的工作,但我向神說:「若我去讀神學,必須知道自己將來的方向,不會因為要讀而去讀」。

自 從九四年開始,我就在教會的青少年團契作導師,在和他們相處的日子裡,我看到他們中的需要-認識耶穌基督並及有著一個有安全感及積極的人生,在這幾年我所 遇到的大部分都是來自單親家庭的人,他們極,需要耶穌的愛;記得在去年,我正在開始思想自己的前路,就在某次教會的崇拜講道中,講員分享一些神在我們教會 的中學學生的見證,當時我問神祂是否想我參與在其中?而我在那一刻想到一幅圖畫,一幅在中學中開始門徒造就的圖畫,這幅圖畫一直留在我心中;但那時我就想 到我在學園傳道會還有許多的工作呀,我可以離開嗎?於是經過個多星期的禱告後,我就跟學園傳道會的會長分享這中學生的異象,他的反應當然是不大好。因為我 在一個月後會到美國學園傳道會辦事,所以他建議我去參觀美國學園的中學生事工,說不定神會叫我在香港開始中學生事工吧。

於 是我就在美國約了當地的負責中學生事工的同工,準備在離開美國前的兩日參觀當地的事工。 那日我在當共事的同工剛巧邀請我在他家裡吃晚飯,但我在中學生事工的約會在五時才開始,所以我會晚一點才會到他家裡。但神好像有仍一個安排,祂叫中學生事 工的同工臨時有時不能來,所以我可以很早的就到達那位與我共事的同工家裡,在吃飯時那位外國同工跟我分享,他的教會今晚有一個關於中國的聚會,原本因我很 晚才來,所以不能出席,但現在就可以了。我當然很願意。

到了他的教會,我才發現當晚的講員就是中神的院長(那時我正積極考慮進入中神),我當時跟神說: 是這樣嗎?原本我的會長我來是要看看學園的工作,但是你要我看的就是這些嗎?就在那一晚我決定加入中神成為神學生了。

之後如何決定返博康堂事奉?遲一點再分享!

這個tag要點三個人的,不過,以我的習慣,我是不那麼乖乖的去點,放心吧,我不會點你!

疲累又感恩

今天又是一腳踢的聖餐主日!在2006年裡,凡是我負責的聖餐主日,不知為甚麼另外一個傳道人都不在大堂崇拜中,結果是我由主席到最後唱「天天嘗主恩」都是由我帶領。當我在星期三入營前知道這消息時,我真的忍受不住了,可能是感到很疲累,結果有點情緒出來了!

不過,在我最軟弱中,神的恩典重新令我振作。以馬內利團營會是恩典的頭盤。

但是吃完頭盤後,考驗又來了,因為學校要借了禮堂作聯招中心場地,所以我們要使用五樓的多途室來崇拜。但是因為改了場地,五樓的音響不足以應付我們崇拜的要求,可惜負責的同工並沒有留意這點,而我和仍一個比較熟悉音響的堂委在這兩星期又不在教會,結果就出事了。

當日負責音響的按平時的時間出現,但其實這是不夠時間setup的,但是我又要忙著與敬拜小組及司琴練歌,只能夠作出有限度的協助。到了崇拜前,鋼琴勉強可以出聲,結他就不能出擴音機,而敬拜小組三個人只有一支咪,忙了一會兒,就用這有限度的聲音,開始崇拜了。

原來,在這有限的器材,才看出神的無限!

可能地方細了,人們的親切感大了,敬拜也投入了,雖然在後面的不能清楚聽到琴聲,但是他們仍然投入。

今天我帶領敬拜也很投入,我感到神在我們當中。

之後的詩班及聖餐也有很好的配合。

今天的講道不太長,而且我將平時放在崇拜尾段的見證分享放在講道的中間及後段,結果,他們的分享就成為我講道的例子。我知道各人都有所領受。

到了崇拜末段,我已經很疲累了,一連兩個星期不停的工作後,此刻就像用完電池的電動公仔,在報告及一些程序中,我也出了錯誤。 不過,似乎弟兄姊妹們也很體諒,他們笑了笑就算了。

之後,有不少的弟兄姊妹走來拍拍膊頭鼓勵我,此刻我感到溫暖。更有一兩個很享受今天的崇拜。

我知道神在敬拜中帶領著我們,帶領著我們與神相遇。

每當自己以為不足、疲累,神的恩典就令我們成為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