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銀英姐

今晚送別了銀英姐,從她的同工、教會姊妹、生命同行者中,我看到一位在死也忠心事主的好姊妹,從她身上我看到甚麼是至死忠心。

與銀英姐認識是在九龍城堂,當時我還是一個大學生,與她並不太熟落。過了幾年,我在學傳中接手了出版及書籍批發的部門,漸漸與她在公事上多溝通,也認識在FES人稱CLARA的銀英姐,她無論在訂書、送書,她也是那麼爽快及令人安心,跟她傾完電話,總叫人有一份安心及喜悅。

之後,學傳在尖沙咀開了一個中心,而旁邊我建立了一所小小的書室,她在我開書室一事上給了我不少的意見及幫助,當然折頭也從不缺少,還款期數也給足,送貨又不計較多少,當時對於我們這新開張小小書室,真的幫助不少。

在進入中神後的第二年,我做了中神書會的負責人,我看到她對神學生的支持真的無微不至,折扣仍然是充足的。

之後,我在博康堂事奉,但凡要訂書(天道與證主以外的書),我拿起電話第一個必找銀英姐,因為他總能給最好的幫助,而且有時會有意外收獲,多訂一兩本最新出的好書。

銀英姐,回想起,我可能未與你影過一幅相,但你的生命仍然是我學習的榜樣。我們天家再見!

神的心意是最好的

記得在初信的時候,我所參與的教會就發生一些紛爭,在我第二次返教會崇拜時,就看見了教會領袖在崇拜中公開說要辭退牧師,而牧師又在眾目睽睽下,跑上講台「搶咪」,力求為自己解釋與辯護,之後發生甚麼我也不大清楚,因為那時仍是一位無知的中學生,也是初信者,我只記得那時哭得最厲害的同學,今天已成為一位教會領袖。

之後,導師就帶著我們一班團友帶著我們離開教會,在沒有教會的日子,我們仍然在教會的副堂聚會了半年,最後來了基督書院在九龍城的舊址中的教會聚會,開始我們「正常」的教會生活。

其實我對當日牧師的樣子已完全沒印象,因為我只見過他一兩次,但奇怪的是,我對他的名字有著很深的記憶,因為每次想起他的名字都有一種很深的恨惡感,很憎恨這個人,但可笑的是,我可以說是完全不認識這個人,我對他的認識就只有「搶咪」的那一刻,原來我恨惡的只有一個名字。在往後的幾年,我還對以前那間教會,甚至整個宗派都懷著敵意,但又奇怪的,其實我只是在那裡崇拜過兩次,原來我所憎惡的,就只是一個印象。執著的只是一份自以為的公義。

在讀神學期間,多思想了神在教會的心意,上帝在人的心意,這份對那牧師、那教會、那宗派的敵意及仇恨才漸漸消除,才放下自己那對所謂公義的執著。

今天回頭看來,我看到的是上帝對我、對教會有著美好的安排,當日我們一班中學生團友,也成長了,我感恩那漂流沒有教會聚會的半年,建立了我們那班團友彼此間的凝聚力。

不過我再想,神如何帶領我在基督書院服事呢?我就要說上帝的工作真的超乎我們想像。若你是基督書院的學生,我要為你感恩,因著那次教會的衝突,上帝帶領我來到基督書院舊址,之後能夠在大家當中服事,我們才有機會相遇。若果你是明輝傳道帶領你信耶穌的,我想告訴你,你更要感恩,因著那次的教會紛爭,上帝叫我來到你身旁有機會讓你認識耶穌。

這令我想起約瑟經歷了在人看為很慘痛的遭遇後的總結:「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50:20)

原來神使用一切在人看為不好的事情,將咒詛變成祝福。神的心意是最好的。

保羅也在新約寫道:「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原來當我們遇到一些對自己不滿、不公的事時,我們也許會很忿怒,很想去討回公道,但原來神的心意很簡單,我們第一件事不是為自己伸冤,而是問自己我們是否愛神,有了愛神的心,我們才看到神的工作。

互勉之!

保羅粉

前星期在海南島的三亞休息了數天,之後順道北上往那大探望「姨媽」(不是我的姨媽),我們在那大留宿一晚後,第二朝,姨媽帶我們去吃我們喜歡的「海南粉」,原來海南粉也分幾種,今天我們吃的叫「抱羅粉」。
imgp4138

我問姨媽為甚麼會叫做抱羅粉,似乎姨媽也不知道原因,她只說:「只是用料不同的稱呼吧!」 繼續閱讀 “保羅粉"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三)

…續前

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今天是教會camp的第一天,主題是「九十年代的城基」,回想這個camp開始接受報名時,沒有太多人報名,到了差不多要截止了,但仍未滿額,這正反映出教會中的弟兄姊妹是比較慢熱的,也比較被動的,這可解答為何他們在最初用這樣的方式來「歡迎」我們。

當然這只很片面的看法,要更深的認識的是需要時間及對教會的投入,像今次參加教會camp就希望更加認識教會中的弟兄姊妹。

(後按:這次camp後,教會就開始開設分堂,也是我現正事奉的博康堂。)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今天又是教會的籃球比賽了,這教會對籃球的熱情也相當熱切,今天的比賽是以諾對迦南,及松柏對加利利,也不用多說,當然是以諾勝出啦。

我相信辦這樣的比賽,除了有益身心外,也能使我們以諾團的團友能更加認識其他團契的團友。

最後,在這裡希望以諾團的團友能更投入教會,而其他團契的團友可以更開放自己,我深信這樣才使弟兄姊妹們有更溫暖及家的感覺!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二)

續前一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天是初青團第一次正式在城基開始團契,是感恩周,而我自己最感謝神的可算是來到城基,因我漸漸覺得城基是適合我們的(按:口風轉得真快),它供給我們很多的牧養,它也是學校中的教會(與前教會一樣)(按:怎麼當時已認同這點的好處),我想我們在適應上應該沒有問題的。

一九八九年一月廿九日

主日學﹣﹣我已停了大半年(按:尋找教會期間沒有主日學呢),非常渴慕的主日學終於又再開始了,我上的是舊約概論,希望導師能教得好。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九日

A-level將近及會考將至,團契也越來越少人返了,怎麼辦呢?當團契已漸漸上了軌道,但不幸還著各大小公開考試…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

今天是教會的「靈修日」,這算是我們以諾第一次參加教會活動,所以周會也取消了,本以為當日勢必盛況空前,但情況卻剛剛相反,這教會性聚會只得數十人參加,(也許是許多人要返工吧!)到了晚上,情況就好轉了少許,希望神能興旺城基的弟兄姊妹追求神的熱心。

一九八九年七月十六日

自從A-level後,一心以為考完試的弟兄姊妹會返團契,但人呢?再加上返暑期工的人,人就更少了。

最近發覺208室(按:團契聚會地方)像一個焗爐,太陽正曬在天花板上,而四周也被大廈包圍著,非常悶熱,這也影響團友的投入感,於是團友們開始怨聲四起:「怎麼沒冷氣?」(按:因以前教會是有冷氣的)「怎麼….」

(按:看到這裡,令我想起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以色列人在曠野因沒有肉食等向摩西發怨言。)

(待續… )
延伸閱讀: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一)
20年前來到這裡
「諾言」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一)

這是我在八九年出版的團刊「諾言」的一篇文章。

在一九八八年十一月某個主日,我第一次踏入城基,是參加午堂(按:當時主日崇拜分早午堂),當時阿翔(按:團契導師)為了要我們認得這地方,就說:「它就在郵局、公厠隔鄰」。這句話就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關於城基的東西。距今(八九年)已經有一年了,而每次翻起日記,在城基所發生的事,也都會令我頓然想起所遇見的每一件事物:
繼續閱讀 “我在城基的日子(八九年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