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中介者

最近在想,在我成長的階段,除了父母外,有甚麼人影響我最深?在深思後,我有以下的發現:

我的小學時代,學校坐落於九龍城寨旁,並且在飛機的降落機場的航道附近,老師講課時,隨時有飛機經過,飛機發出的聲音令人震耳欲聾,老師會因此暫停講課約一分鐘,待聲音遠去後,他才能繼續。在只聽到飛機聲音的那一分鐘,世界彷彿停了下來,老師不會講課,同學也不會說話,可能有些頑皮的學生會在與身邊同玩耍,而我就多數在呆坐及發白夢。學校環境不是十分好,但在區內卻可算是一所名校,原因是我們有一位好校長,這位常穿著他那灰色西裝外套,在放學的時候,總會微笑的送別我們一班小學生,有時也會與家長傾談,了解學生與家長的需要。校長是當區的區議員,雖然那時不知道區議員是做什麼,但我也知道他會幫助有需要的家庭生活,資助有困難的學生上學。雖然我沒有與校長有甚麼詳談的機會,但他為這貧窮社區的付出,卻深深影響去學習如何幫助有需要的人。
繼續閱讀 “知識的中介者”

神的心意是最好的

記得在初信的時候,我所參與的教會就發生一些紛爭,在我第二次返教會崇拜時,就看見了教會領袖在崇拜中公開說要辭退牧師,而牧師又在眾目睽睽下,跑上講台「搶咪」,力求為自己解釋與辯護,之後發生甚麼我也不大清楚,因為那時仍是一位無知的中學生,也是初信者,我只記得那時哭得最厲害的同學,今天已成為一位教會領袖。

之後,導師就帶著我們一班團友帶著我們離開教會,在沒有教會的日子,我們仍然在教會的副堂聚會了半年,最後來了基督書院在九龍城的舊址中的教會聚會,開始我們「正常」的教會生活。

其實我對當日牧師的樣子已完全沒印象,因為我只見過他一兩次,但奇怪的是,我對他的名字有著很深的記憶,因為每次想起他的名字都有一種很深的恨惡感,很憎恨這個人,但可笑的是,我可以說是完全不認識這個人,我對他的認識就只有「搶咪」的那一刻,原來我恨惡的只有一個名字。在往後的幾年,我還對以前那間教會,甚至整個宗派都懷著敵意,但又奇怪的,其實我只是在那裡崇拜過兩次,原來我所憎惡的,就只是一個印象。執著的只是一份自以為的公義。

在讀神學期間,多思想了神在教會的心意,上帝在人的心意,這份對那牧師、那教會、那宗派的敵意及仇恨才漸漸消除,才放下自己那對所謂公義的執著。

今天回頭看來,我看到的是上帝對我、對教會有著美好的安排,當日我們一班中學生團友,也成長了,我感恩那漂流沒有教會聚會的半年,建立了我們那班團友彼此間的凝聚力。

不過我再想,神如何帶領我在基督書院服事呢?我就要說上帝的工作真的超乎我們想像。若你是基督書院的學生,我要為你感恩,因著那次教會的衝突,上帝帶領我來到基督書院舊址,之後能夠在大家當中服事,我們才有機會相遇。若果你是明輝傳道帶領你信耶穌的,我想告訴你,你更要感恩,因著那次的教會紛爭,上帝叫我來到你身旁有機會讓你認識耶穌。

這令我想起約瑟經歷了在人看為很慘痛的遭遇後的總結:「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50:20)

原來神使用一切在人看為不好的事情,將咒詛變成祝福。神的心意是最好的。

保羅也在新約寫道:「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原來當我們遇到一些對自己不滿、不公的事時,我們也許會很忿怒,很想去討回公道,但原來神的心意很簡單,我們第一件事不是為自己伸冤,而是問自己我們是否愛神,有了愛神的心,我們才看到神的工作。

互勉之!

祂選擇拯救

上帝是公義也是聖潔的,所以祂討厭罪惡,但祂並沒有消滅罪惡,因為祂知道,當祂消滅罪惡的時候,恐怕我們沒有一個人能站立得住。
於是,祂選擇拯救,因為祂知道,當人經歷祂的拯救,我們每一個人才能知道祂的愛。

退修:過去與現在

Instagram 相心悅牧:退修:過去與現在

昨天的退修中,我回看了自己在2010年退修中寫的東西:

「從前,我把耳筒塞進耳朶,讓詩歌充滿我的耳中;今天,我讓耳朶放開,讓神所創造的浪聲、鳥聲、風聲…都進入我的耳內。
過往,在退修中充滿要計劃的東西,好讓在退修中得著甚麼;現在,我開放自己給上帝,讓神說話,好讓上帝得著我。」

今天看回來,我仍然覺得很有意思。

在退修中,就是要安靜,讓神得著我。

Hakuna Matata 與 一無掛慮

Hakuna Matata 是非洲東部Swahili 話的一句諺語,在「獅子王」一片中,丁滿與彭彭見到小獅子森巴因遇到挫折而情緒低落,於是他們就以非洲的人生哲理Hakuna Matata來鼓勵他。Hakuna Matata這句說話因著這齣動畫成為全球也懂得的名言,前數年,當我在肯亞短宣時,當地人除了說:”Jumbo”(即Hello)外,他們也以Hakuna Matata 來打開講Swahili 的話題,其實Hakuna Matata的意思是「不要擔憂」,就如廣東話一句那樣:「天跌落黎當”被”冚」,這正正表達出非洲人那樂觀知命的性格。 繼續閱讀 “Hakuna Matata 與 一無掛慮”

進到「完全」

「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 神面前。」(歌羅西書1:28,和合本)

這節經文是筆者當年在學園傳道會事奉時常常讀到的經文,那時我常想,究竟怎樣能將人「完完全全」引到神面前,甚麼才算完全?要他們有好的讀經生活?要他們每天都傳福音?要他們帶小組造就門徒?還是要他們受浸才算?也許筆者被香港教育政策影響得太深,當做 事情時,我總會想有一些指標,但在聖經中,我找不到答案。
繼續閱讀 “進到「完全」”

開學雜感(一)

今年因為H1N1疫情的緣故,在暑假於禮堂舉行的開學前預備課程全部取消,餘下的只有在班房的補習課程。雖然我仍未接觸這班中一同學,但我已知道他們一班比較「乖」的學生。

原本以為今年的中一要花很多時間相處及熟落,但神又偏偏為我製造了很多機會。

開學禮,作為校牧的我,是我每年必會分享信息的場合,但這場合並不是一個很好與學生溝通,因為對於學生們我只是眾多嘉賓的一個。但是今年的開學禮,在我分享前,新的校監首先發言,他在分享中竟然介紹我是一個十分「卡通」的校牧,這樣一介紹,中一的同學怎不在之後的小息來看看這校牧有多「卡通」?
繼續閱讀 “開學雜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