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心」的意義

最近想寫一篇以「窩心」為題的文章,不過記得以前自己還是小朋友的時候,常常與同學仔作狀打架時,會說甚麼「穿心腿」、「窩心拳」,這與現在的「窩心」的意義大為不同,在好奇心軀使下,在網上找到這篇09年寫在明報的文章,我就明白為何我會這樣困惑,很想跟大家分享,以免用錯「窩心」一詞。

「窩心」之義,南轅北轍

【明報專訊】編按:為盡「香港學者交通南北之責」,《中文解毒》作者陳雲拆解「窩」這字南轅北轍的用法。誤踢的是窩心腳,誤寫的是「窩心」詞。

少年時候,喜買舊拳譜,依書學武,託名清初江南大俠甘鳳池的《少林拳法》,內有窩心拳、窩心腿等招式。當下奇怪,「暖在心窩」是令人舒暢之詞,然而窩心拳是 滑過肋骨間隙、鑽打心臟位置的鳳眼拳。窩心腿也叫懷心腿、穿心腿,專練左腳,弧形踢向敵人右胸,撞擊及擠壓心臟,如此毒辣招式,豈可名為「窩心」?

讀 了《紅樓夢》,第三十一回說﹕「襲人勸解,晴雯就連諷帶刺回敬了襲人﹕『自古以來,就是你一個人服侍爺的,我們原沒服侍過。因為你服侍的好,昨日才挨窩心 腳。』」原來即使誤踢的窩心腳,也是痛入心脾,難受極了。正踢的,連腸子都要窩出來。《紅樓夢.第二十回》:王熙鳳斥喝賈環,道﹕「為你這個不尊重,恨的 你哥哥牙癢;不是我攔,窩心腳把你的腸子窩出來呢!」窩出來的窩字,是方言詞,、挖也,猶如近音字「剮」。

窩字,原來如此殘忍。報章評論不迭 ,讀者又一再來書提醒 ,筆者也須在此斟酌此詞,略盡香港學者交通南北之責。

鍋貼窩貼,錯字同味

許久之後,在德國與東北女友同住,朝夕相對,才知道窩心即是心被物件捂蓋住了,如粵語的心翳或心悒 。粵人「谷住谷住」、「夭心夭肺」,北人謂之窩心。

近 年香港作家喜用內地口語,然而又自作聰明,不求甚解,且受到台灣的南京官話傳統之影響,將窩心當作褒義詞用,竟與「暖心」、「貼心」同義。此等語言「窩 貼」,難以消受焉。鍋貼本來是北方農村粗食,以雜糧麵發酵後,在大鐵鍋中煎成餅狀,一般無餡。城市的鍋貼則是在平底鍋上用少量油煎熟的麵食,有餡,類似餃 子。南方話讀鍋為窩,香港食肆的鍋貼,也有誤寫為「窩貼」的。食物名稱寫錯,也是一般味道,同體享用,言語意思相反,就要提防誤會了。

「窩心」之義,南轅北轍

窩 心是近代方言,蒐羅舊詞的《辭源》無此條目,收集宋元白話的《宋元語言辭典》亦無。《新華字典》解「窩」為動詞,「鬱積不得發作或發揮」也。漢英雙解的 《現代漢語詞典》(二○○二年增補本)收「窩心」一條,曰﹕「因受到委屈或侮辱後不能表白或發泄而心中苦悶」 。網頁「百度百科」說「窩心」褒義、貶義皆能使用。北方人說的窩心,是心裏不舒服、難受、受委屈的意思;而南方則是暖心、貼心、心內舒服之意。

台灣教育部的網上「國語辭典」也有「窩心」一條,詞義迥異:

一、受侮辱或委屈,不能表白而苦悶在心。《兒女英雄傳》第三十二回:「方纔你老那套交代,是位老行家,你老瞧作賊的落到這個場中,算撤臉窩心到那頭兒了。」

二、舒暢、欣慰的感覺。如:「一句貼心的話,聽起來十分窩心。」

前義出自北方方言,後義出自吳方言。方言至此,可謂南轅北轍。上面引的《紅樓夢》,乃清初京城口語,連帶《兒女英雄傳》,是清康熙時旗人文康之作,都是清初的北方口語。然而,此語在南方卻有別解,台灣繼承的是南京一帶的南方官話,雜有吳方言,於是將窩心作「貼心」解。

方言從音,不從字

「貼 心」如體己、體貼、妥帖一般,都是口語,宋元話本亦作貼己、帖己、甚至「梯己」 ,都是方言之標音而已。傳到近代,始固定為「貼心」及「妥帖」。南方人也據北方俗語「妥帖」之音,自造「熨貼」一詞,如熨貼舒適也。 宋.范成大.《范村雪後詩》:「熨貼愁眉展,勾般笑口開。」可見方言在固定為天下通言之前,都是從音而不從字。

北方的窩字,在動詞是鬱積 之意,如「窩了一肚子氣」。「窩」字聽在南方人耳中,倒是舒服,豈會想到窩心原是心翳氣悶之意?香港乃嶺南丘陵之地,先祖立村,多在山窩(山谷)之中,窩 就是舒服的居所﹕被窩、安樂窩、燕窩、山窩、銷金窩(妓院)、龍不如狗窩……香港人不會將「窩心」理解為「心被窩住」了,而是解作「有什麼好東西在心窩 裏面發暖」。即使北方省籍的作家,久居香港,也會採用南方的窩心,忘記北方的窩心。董橋《師門憶往》寫道﹕

「他說老師的小房子是他少年時代的避難所,功課都在老師書房裏做,天冷了煤爐上那壺咖啡沖完又沖味道淡了還在喝,喝的是那股窩心的暖和。」

寫的正是學生在老師書房的安樂窩情景,「窩心的暖和」,恰好就是南方人將「窩心」與「暖和」聯想起來的上佳例證。

詞義不定,避忌為佳

遇 到意義不定,甚至解法南轅北轍之詞,一般新聞廣告,應予迴避。《蘋果日報》廣告「貼身窩心小禮物」 、「為爸爸準備最窩心的父親節」 ,新聞「一個調查發現,一句Well done(做得好)最令下屬窩心」 ,都是誤用。香港近年北人南下日多,與其使用詞義南北迥異之窩心,何不用貼心、體貼、暖心等詞?非要用窩心不可?至於電視電視劇集《家好月圓》(二○○ 八)在電視上賣廣告,說觀眾看後保證「開心、窩心」,對住南人講北話,窩心根本不是香港人的口語。且莫說香港是商業掛帥、顧客至上了,許多壟斷大商家,發 靠的都是官商勾結,政府關照而已。

執筆之際,甲型H1N1流感又至,源頭之國墨西哥,死者百餘,墨西哥城所有公眾場所,了無人煙。二 ○○九年四月二十七日,香港《大公報》大字標題曰:〈墨西哥城,萬人空巷——公園只聞鳥啼 超市驚現哄搶〉。副題對句不俗,可惜主題錯用「萬人空巷」一語。 萬人空巷,人山人海,人頭湧湧之象也。有些成語不可望文生義,萬人空巷的空,是廣闊、高曠之意。萬人空巷,如同萬人擁擠在闊街之上也,並非巷子空了,無復 以前的萬人景象。

出於冷漠或無知,香港很多民眾都是沉默的,電視台亂說方言,報紙亂用成語,或無知無覺,或一笑置之。拜託,到了北方,老鄉請你吃飯,你就別說「這頓飯吃得真窩心」了。人家一番貼心好意,卻吃盡你的窩心拳。

[文/陳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