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柴

一路以來,我做任何運動都很少「拗柴」(足踝扭傷),特別是在打籃球時,我從未試過因為嚴重的拗柴而需要入醫院或者睇跌打,甚至腫起了一片也沒有試過。

有人說是我足踝的肌肉比較強壯,所以當足踝扭著落地時,肌肉能保護著筋骨,並在落地的動作傷及筋骨前身體能有時間作出調整。

但昨天當我打籃球時,卻被一個不大懂打籃球的團友仔「攝」位,令我落地失去平衡,把足踝扭傷,雖然我還可以站起來繼續比賽,但我知道這是我有史以來「拗柴」比較嚴重的一次。雖然我的足踝沒有腫起一大片,但回家卻十分痛楚。

因為今天的主日是我帶敬拜及聖餐,而晚上走路時也很疼痛,我也擔心我第二天早上能否回到教會帶敬拜,只有將這事交給天父。

晚上,我與一位中一團友仔「傾電話」,因為他當時也與我一起打籃球,所以他知道我受傷的過程,我分享自己足踝很疼痛,我也擔心自己不能回到教會事奉。

不知何解與他在電話分享後,我的足踝已沒有之前那麼痛,在晚上我的疼痛漸漸減退,直至到今天早上我走路雖然有點不自然,但我已沒有甚麼大痛楚了,並可以順利回到教會事奉。

今天晚上,我再與這位團友通電話,我與他分享今早能回教會帶敬拜及聖餐,這時他以一向「招積」態度的回應:「那當然,因為我昨晚有為你禱告。」我相信他不是亂說的,因為之前我也多次在電話與他禱告;這一刻我十分感動的說「謝謝你!」因為我並沒有要求過這位小團友為我禱告,但這位初信的團友仔卻在睡前為我禱告,而上帝也真的應允了他的禱告。

感謝主,讓這位初信的小弟兄學習為人代禱的功課,也經歷上帝聽禱告的喜悅。

原來,這樣的一拗,在人可能是疼痛,但在神手中卻變成個人成長的經歷,甚至是喜樂的源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