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正生書院搬到我樓下的中學

最近正生書院遷入梅窩一事真的越搞越大,就連曾特首也出來力撐,雖然不知道政府甚麼胡盧賣甚麼葯,但我們眼見如柏堅在他的網誌所言,無論正生書院的學生與梅窩的居民都同樣受了傷。

前日在梅窩舉行的大會,有報章報導陳校長流下男兒淚,這令我十分傷痛及驚訝,因為我與陳校長其事的幾年中,我也未曾見過他流過一次眼淚,梅窩居民的瘋狂,陳校長及老鼎林希聖先生那種有理說不清的無奈,盡在他們及學生的表情中看到。

昨日有機會看離島區議會討論正生書院事件的直播,其中一位議員說:「在報告中說明吸毒者只需要在醫療機構接受治療一個星期,就可以將毒癮戒除,為何他們仍要入住這些院舍。」當我聽到後,只會覺得連議員對戒毒者都這麼無知,難怪那一班梅窩的居民會對戒毒者有這麼大的成見。其實,在現今的葯物協助下,一個吸毒者要戒除肉體上的毒癮是相對容易的,但雖然肉體上的癮已戒除,他們的「心癮」以及協助他重新建立價值觀及方向,這非必要用上兩三年不可!正生書院的成功,在於他們首先讓戒毒者有一個身份,他們進到正生會,入讀正生書院,他們的身份不是一個戒毒者,而是一位學生,這身份讓他們知自己的存在價值。第二他們堅持要學生們當在村內最少兩年,這樣他們才能在受保護的環境下漸漸的改變。

我相信若正生書院遷到梅窩就讀,他們不會讓一些初來的弟兄或姊妹到梅窩,我想他們必有一過度期,讓他們穩定了才到梅窩就讀,以便適應將來出了村後的生活。

另外,在我與正生弟兄相處多年,知道他們在長洲也有宿舍,但他們與長洲的居民相處十分融洽,以及常常幫助長洲的社區,與社區關係良好。記得以往每逢入村當值,我也會到長洲的紅馬麵飽去取麵飽吃,他們十多年每日都為正生書院供應麵飽,而更不收一分一亳,有時我看見老闆娘還會給我們一些新鮮麵飽或蛋榚,這樣的關係不是梅窩居民所想像到的。

其實,正生書院為社區帶來正面積極的影響,並且也讓街坊能有表達愛與接納的機會,我覺得若正生書院遷入梅窩,他們所來的影響是正面多於負面,雖然他們要求中學的訴求也是十分有理,但那是香港政府教育政策的問題,請不要難為正生的學生。

若我是梅窩的居民,當知道正生遷入梅窩時,我相信我會十分興奮,因為我可以再次在那裡做義工,而且也在社區見證這班人的成長。若我住的屋苑後的中學被殺校後(我相信不會很久),我也期盼正生來這裡辦學!

所以我是「熱烈歡迎正生書院搬到我樓下的中學」!

P.S. 最後在前幾日看到張學明這樣話正生書院的學生,真的是「火都黎!」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YvVyhb2ToIQ

另,十分欣賞陳敏兒那愛的行動: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RPgldhWuQKI

睇完之後,我也感動到流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