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雜雜的回憶--大阪

與女友(哈!首次出現的稱呼)及朋友們商議在五月往大阪一行,當她問我意見時,我的反應是「怎麼不去東京?我想買Wii!」不過之後細心再想,東京主要都是看購物,還是往關西,多看一些風景比較好,於是她叫她的媽媽,我叫我的媽媽,友人就計劃行程。

說到大阪,我在那裡有許多的回憶,在93年,我在大阪短宣,在那裡住了三個星期多。

kansai.jpg在三個星期裡,我都在大阪府北吹田市千里山的一間教會--千里山基督教會(千里山キリスト教会)所開設的錫安旅館中居住,那一次是我們學園傳道會受訓同工的短宣體驗,目的是向那裡的三間大學中的學生傳福音,而我就被分派到關西大學那裡傳福音,那時除了從近藤真彥或者中森明菜那裡學懂一點點日文外,我對日文是一竅不通(當然在出發前都有一些的訓練),我們只靠用日文問別人是否識講英文,一些漢字及一本日英對照的四律來與人分享福音。

說起來,那三個星期最難忘是我在一個晚會上(香港之夜),因為我往宿舍取東西,而在潻黑的環境中,我就像成龍拍電影般整個撞向一塊落地玻璃中,那時整塊玻璃即時碎裂,幸好那時我反應快,整個人退後兩步,而玻璃只傷及我的左手背及左眼眉上(又是左邊…)。左手的傷勢比較嚴重,於是我就入了醫院(千里山病院)縫了五針。之後要一個人隔日踏十分鐘單車回醫院覆診,在語言不通的社會下,從登記、叫名(那是最難啊!)、與醫生溝通(讀了醫科也不一定識英文!)每一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為到那次意外而沒有失去生命而感恩,也第一次領略講買保險的好處。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傳福音,那次我深深體會日本群體力量真的很強,而傳福音的時候,往往就要面這些群體力量的阻礙。

前晚,我拿了以前在大阪所拍的影帶來看,回憶回憶,懷念懷念!沒想到我們那時也很活潑,也很傻!

在〈拉拉雜雜的回憶--大阪〉中有 3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