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被一個從不看她的blog 的同學點了,又是一個blog tag…

本來不想玩,但又看見發起人能夠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所以才支持下!

那個tag是要人在blog 中分享自己的見證,它沒有註明是甚麼見證,我想是得救見證吧。

不過得救見證就要找找,蒙召見證也可以看一看!

出自我的蒙召見證
前言

我相信神的呼召是不斷的,所以在這裡,我會分享我在未全職事奉前的呼召及事奉後神的引導及引證。

一切由理工說起…

我是在一九八九年進入理工學院,在進入理工不久,我就加入了學園傳道會,在這屬靈運動中,我開始去體會傳福音及造就門徒的重要,當我越傳福音我就越發覺這世界需要福音,這就是我全職事奉的起頭。

在九零年教會的營會中,在一個晚會裡,講員向我們分享普世福音的需要,我那一晚我感到這福音的迫切,去奉獻事奉神是理所當然的,我就在當晚立志若主願意我就全職的事奉祂。 從這時候開始,我就專心的去尋求神的心意。我向神禱告:『不論我神要我往那裡去,我也會去,求你指引我的路。並且能夠榮耀你。』

在 這段日子,我也不斷地傳福音及造就其他人,在自己的班內,我去和一班的同學查經,我也鼓勵他們去向班內的同學傳福音,感謝主,祂不斷的將得救的人數加給我 們,記得在入學時我們班內只有不多於三分之一是基督徒,但在我們在畢業時有大約三約分之二已成為基督徒;一個又一個的同學相信耶穌基督令我發現神也會使用 我這不善於言辭的人去叫人相信基督。

在我大學二年級的靈修中,神不斷的透過聖經叫我看到福音的需要,而且從亞伯拉罕的生命中,更了解到神要我成為別人的祝福。

呼召?

就 在我大學二年級的一個營會內,在一個晚會中,神的呼召來到,當講員分享到禾場的需要時,我心覺得很迫切,神要我成為全職的工人去收割,因為講員分享到「你 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 4:35);但我心裡很爭扎,因為我若全職的事奉神,我怎樣向父母交待?我真的願意放下物質的生活嗎?但就在那一刻我想到在半年前的一次傳福音經歷: 那次我到一個公共屋村傳福音,到了一個單位時,我遇到了一位年老的師母,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經歷,她雖然是年老,但她仍然對神有信心,她的兒子雖然不在她身 邊,郤為到他們成為宣教士在遠方宣教而感謝神,最後她分享了一句聖經金句:「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裡,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 4:19)她相信神所預備的是最好的,神也會充足供應事奉祂的人。

當想到這裡,我就無話可說了,既然神會供應及預備我所需,我還在等甚麼?結果,我就憑信心的願意成為全職的工人了。但我當時是有些小信的,因為我仍然懷疑神的呼召是否真實,所以我求神給我更更多的引證,特別是在神的供應上。

神的供應

在大專三年級,因為自己沒有替別人補習,而家庭又經濟不好,沒有太多的零用錢給我,我在這一年也只有靠暑期工所賺回來的錢過活,生活有時都彼艱苦,不過就因為這樣,我經歷了神供應的日子。

而 最深刻是在某個主日,在主日學前,我栽培一位初信者,我跟他分享神如何在我缺乏時供應我的需要;之後他在主日學中向他的老師分享了我的需要;在崇拜後,那 位老師竟然給了我一些金錢,事實上,那一日我連吃飯的錢也沒有,我還沒有跟別人分享今天的需要,神就奇妙地供應我的需用。再在這段日子,我從以利亞先知身 上學習到順服及神的供應是充足及及時的,這也是神呼召的其中一個引證。

但在三年級,我也想過不如畢業後三年才全職事奉,但從聖經中,神有許多催迫及責備,叫我不得不在畢業後就全職事奉了。

在學園傳道會裡

在畢業後,我加入了學園傳道會作全職的工人,我所作的是在校園中傳福音及造就人的工作,在這些年來神的供仍是沒有斷絕。

學 園傳道會是要自籌薪金的,記得在我第一年的事奉中,有一次不知何解那一個月我的薪金只有二百一十元(只那次是這麼少,以後也沒有了),當我收到那筆錢時, 我就哈哈大笑,因為神使我明白一件事,就是祂叫貧窮的變為富足,因為那一個月剛剛有一位親戚去世,我得到了一筆遺產,那時我也不知為甚麼神會給我這筆錢, 就在這時,我知道了,這是神及時及豐足的供應,所以我也欣然接受了這筆金錢。

讀神學?

在加入學園傳道會時,我已計劃了四年後讀神學,但因為工作很忙,根本不能放下工作去讀神學,我覺得讀神學總會幫助我去明白聖經更多,了解神更多,而且更可以幫助我去做造就門徒的工作,但我向神說:「若我去讀神學,必須知道自己將來的方向,不會因為要讀而去讀」。

自 從九四年開始,我就在教會的青少年團契作導師,在和他們相處的日子裡,我看到他們中的需要-認識耶穌基督並及有著一個有安全感及積極的人生,在這幾年我所 遇到的大部分都是來自單親家庭的人,他們極,需要耶穌的愛;記得在去年,我正在開始思想自己的前路,就在某次教會的崇拜講道中,講員分享一些神在我們教會 的中學學生的見證,當時我問神祂是否想我參與在其中?而我在那一刻想到一幅圖畫,一幅在中學中開始門徒造就的圖畫,這幅圖畫一直留在我心中;但那時我就想 到我在學園傳道會還有許多的工作呀,我可以離開嗎?於是經過個多星期的禱告後,我就跟學園傳道會的會長分享這中學生的異象,他的反應當然是不大好。因為我 在一個月後會到美國學園傳道會辦事,所以他建議我去參觀美國學園的中學生事工,說不定神會叫我在香港開始中學生事工吧。

於 是我就在美國約了當地的負責中學生事工的同工,準備在離開美國前的兩日參觀當地的事工。 那日我在當共事的同工剛巧邀請我在他家裡吃晚飯,但我在中學生事工的約會在五時才開始,所以我會晚一點才會到他家裡。但神好像有仍一個安排,祂叫中學生事 工的同工臨時有時不能來,所以我可以很早的就到達那位與我共事的同工家裡,在吃飯時那位外國同工跟我分享,他的教會今晚有一個關於中國的聚會,原本因我很 晚才來,所以不能出席,但現在就可以了。我當然很願意。

到了他的教會,我才發現當晚的講員就是中神的院長(那時我正積極考慮進入中神),我當時跟神說: 是這樣嗎?原本我的會長我來是要看看學園的工作,但是你要我看的就是這些嗎?就在那一晚我決定加入中神成為神學生了。

之後如何決定返博康堂事奉?遲一點再分享!

這個tag要點三個人的,不過,以我的習慣,我是不那麼乖乖的去點,放心吧,我不會點你!

在〈見證〉中有 2 則留言

  1. 學園傳道會絕對是一個榮耀神及蒙神祝福的組織!

    大學時期,有很多同學也參加了學園傳道會,他們不單在信仰上得到造就,很多在畢業後更獻身教會或成為宣教士。

    有幸你被學生貼了,我才得以知道小傳道的蒙召經過!

  2. 參加學傳是我人生的一大成長階段,這篇見證其實一路都在網上的,不知何故我又找不到我的得救見證,而肚裡的大懶惰蟲又在作怪,所以就順手找這篇蒙召見證頂住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