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

昨日學校有紀念六四周會,看到回顧六四的圖片及敍述,我的眼淚流出來了,直到那嘉賓的出現。

今天的嘉賓是上年在港島區不幸落選的何議 員,這議員對六四並沒有提到當中的來龍去脈,只以六四為出發點,來帶出她對大陸政府的意見。我看的是中一至中三那場,大部份人在六四發生時仍未出世,叫他 們能有這麼深入的反思談何容易,而事實上,大部份同都跟我說他們不明白她說甚麼,當中只有一個字:悶。這樣平白失去一次能他們明白六四的機會。

今晚在看有線新聞時,看到有線電視玩弄六四來賣明晚球彩台播放世界杯外圍賽事的廣告,心裡非常不高興。

上個月,有朋友send了一段八九年五月廿七日無錢的新聞報導及六四當日的新聞特輯給我,令到我回想當晚所發生的事。

這樣的事,我們怎可忘記? 

在〈六四前夕〉中有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