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隱形眼鏡同眠

清晨六時,鬧鐘在響,我半夢半醒的起床,在打開眼睛時,我感覺到眼有一點不同。我感到眼球上有一些東西,但很快就沒有了。

當在洗手間時,我戴著眼鏡時,感到看到的景物很糢糊,結果我把眼鏡除了下來,但竟然景物清晰起來,這是我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昨晚我戴著隱形眼鏡睡覺。

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這經歷代表我昨晚我看書看得太累了,結果連隱形眼鏡也忘記除下。不過我覺得有深層的代表,就是我已大不如前,忘記這些基本的事情,也許會不斷的增加。

今天我與阿歡及小琪一同禱告,阿歡分享到他感到自己的身體跟以前相比相差很遠,他更聲言有中年危機。我當然覺得他有點兒誇張,但根據我們至中唯一在這方面有經驗及知識的前物理治療師Waddle說,人到三十歲後,身體就會差下去了,雖然他以說笑的形式說出來,但似乎雖不中亦不遠矣。

為迎接身體的衰退期,我想我也要好好的保養身子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