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信主!

爸爸在七月尾證實患了第二期的肝癌,醫生說因為他的肝臟不大好,所以不會替他做手術以及化療,若甚麼也不做,他應該只有年半至兩年的壽命。爸爸在最初兩星期的心情都不甚好,但雖然他的口邊常提到「死了也沒有所謂」,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在人眼中是盡頭,但這就是上帝的出路。

在八月十四日,因著我牧師及一位會友來探訪及傳福音,我爸爸奇妙的流著淚信主,這是我一生人第二次看到我爸爸流淚,也是我想不到的。

發表迴響